翻白眼都不行

《这么神奇呢》【完结】(池宇、回忆梗、捋时间轴)

并不想看到end。最近看看他们俩吃醋的样子,虽然不多,也还是希望不要彻底变成简单的兄弟之情啊

别晓:


  • 逆袭从小说到开拍,坦白来讲,无论二次元还是具象,谁都不曾是我本命。但今夜回忆过去,我发现池骋曾爱上过冯建宇的这段故事,竟是三个月来最美的一段的一段回忆。








/ 1


他是个还在读大三的主持班学生,拉了两个朋友来演戏,其中有一个就是冯建宇。他觉得他那两个朋友都特别的神还原,只有他自己稍有不符。于是他勤跑健身房,迅速减了24斤肉,还把作者TXT要去了学习,只为把池骋演的更像。


后来他看完了,说,有四个字最触动我。


别人都跟他嬉闹,冯建宇也逗他问是我就要你或者盖世无双吗?


他有点儿恼,说,猜不对就别回了。


但没过多久他就自己公布了答案:儿子池骋。




/2


他的生活开始有了变化,有时间就要去排练。


那段时间因为剧组习惯,经常有人直接叫他池骋、大池、池老爷,听着听着就习惯了。和他一起演戏的冯建宇也开始被叫吴所畏、大畏、畏畏。


你把这个吃了我就亲你一下!有时候他看着冯建宇,就想起剧本和小说里池骋欺负吴所畏的情节。


但冯建宇看着他,顿了顿之后,说,谁稀罕~




/3


冯建宇不是吴所畏,他能分得特清楚,但真的无所谓,他拽过冯建宇的领子,说,去厕所!


或者他猛地拍了冯建宇肩膀一下,说,离我那么远干嘛!


冯建宇惊得侧头却又习以为常地看了他一眼,反正他还会给他揉肩膀。他们之间还是原来嬉笑打闹的样子,只是有时候他会突然得失控地变得霸道。


推推:如果有人骂你媳妇呢?


池骋:我艹他爸爸!


其实都是剧本的错。




/5


剧本里除了池畏郭帅,还有俩重要角色。


他第一次知道汪朕什么角色的时候几乎是崩溃的,于是他取关了柴鸡蛋亲自去找了导演推荐角色。但这事儿还是被柴鸡蛋爆出来了,说是大池推荐的照片是那人和牛的合照,但要不是说左边那个是牛,根本分辨不出来!


他其实特笨一人,可能还没那牛聪明,但就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池骋上身了,简直不能更机智。




/6


柴鸡蛋发微博:有时候演员选得太牛逼也不是好事,譬如小帅的头发染了两次都没吱声,吴大眼染了和没染一样还天天找我报销……


蛋蛋不给你报,老公给你报,你给我滚犊子。


他现在很容易就把自己代入池骋,他说他每天晚上都要和冯建宇促进感情,能从AV女忧聊到习大大,现在都从隔壁宿舍促到自己屋了,即使同屋都聊微信。


这个过程伴随着他第一次强迫冯建宇坐自己腿上,第一次隔着大拇指的亲吻,以及第一次把冯建宇压在地上桎梏着他。


他说,以入戏。


冯建宇笑他,我就不用入戏。




/7


他终于像池骋了,他也觉得自己是池骋了。他穿上制服,帅得旁边的人不要不要的。


Ci哥,Can you give me a lighter?


I can give you a 中指.


他喜欢往冯建宇脸上喷烟,模糊了那双大眼睛,有自己的味道。可冯建宇抽烟太凶,他又不喜欢冯建宇抽那么多烟,或许他只是想控制那身体,毕竟是他的人。




/8


剃头发那天夜里,他蹲那看着冯建宇剃头发,别人说让他先回去等,他说不,反正睡觉轻,冯建宇一回去他就醒了。


结果轮到他剃,冯建宇嗖地就跑了,说自己不怕影响!大家都哈哈哈的笑,他也跟着笑,心想果然是冯建宇啊,无所谓。




/9


喜欢,大概就是不许那个人受到任何伤害吧,哪怕冯建宇是不小心自己磕的,他也是来火儿。


没事没事!冯建宇右手夹着烟,双手合十像对他说拜托。


要是再流血,一会儿不管什么戏我直接带你去医院包扎!他有点儿恼,蹲下拉过冯建宇的脚放自己膝盖上。手法可能不太温柔,一直绷着脸在擦酒精。


旁边秋实看着,嘿地笑了声,青哥,你这是没出戏呢?


……


他还绷着脸,抬头喊了两声新的创可贴,实际上心里跳得飞快。对啊,他以前不这么对冯建宇的。




/10


记得那天拍砖头的戏,一次两次,三次四次,最后他真是看不下去了决定向导演申请改戏。


不然这拍完了,冯建宇脑袋还要不要了?


后来终于要拍床戏了,但吴所畏状态不怎么好。一半原因是昨天蚊子太多,另一半是……他可能吓着冯建宇了。小说里没写过几次吴所畏慌张失措,但眼前是真的。


冯建宇那么真实的在他面前,各种各样的表情和情绪,与其说冯建宇是吴所畏,不如说吴所畏是冯建宇。


过来,你愣什么呢?半天没拽动的!


冯建宇茫然地看着他,嘴唇和脸颊都红红的。




/11


为什么只有大宇同志可以在你身上待得住?而别人就不行?


听到这个问题的一瞬间,他脑子就直接回到了几个星期前,那时候叫他大池的人还不多,他也还是喜欢跟冯建宇瞎玩。但是现在,如果现在还胡来……


别人待不住我就扔下去了,他一脸的认真,冯建宇待不住,砸着我自己我也不会让他摔了,懂吗?


话虽如此,后来秋实试了。


他说,跟大宇没法比。


所幸没待住也没摔着,他小心地托着秋实落了地,少了份默契而已。




/12


不过要说最爽的一件事,其实真的不是床戏,是他看冯建宇佯装恼着开完笑的一次。柴鸡蛋可能真想让那人演汪硕,他倒无所谓。想了想自己的过去,他左搂一个,右搂一个。


右边汪硕,左边……


滚!负心汉!


冯建宇眨了下大眼睛恼了一句,然后一把推开了他,假装使劲儿按着汪硕脖子:贱人!


哈哈哈哈哈!!!


所有人都在笑,他笑得最开心。




/13


但冯建宇还有更牛逼的,从来没有入戏出戏一说。妈的这货亲完嘴儿一听喊卡就走。所以搞得他有时候也特恼,恼得听不到喊卡。不过最近更让他恼得是有人敢骂大宇,还骂得特没理特难听,而且经常是那几个人骂。


我知道谁老挑事,盐字头的你们给我小心点!


他那时候不知道这群人是谁,他就知道她们骂大宇,他只知道这群随便乱骂人的ID肯定不是什么好人。


但他池骋怕过谁?




/14


然而戏没拍多久,后来大家分开了。


除了网络以外,他也很少再听到有人叫他池爹或池哥。而且为了尽快出戏,连微博都不能用了。不过很快他们就又一起拍了写真,这时候已经好多人改口不叫他大池了。


再后来有更多更多的事,直到他终于想起自己对冯建宇来说只是王青而不是池骋,直到他出戏了。




/15


这么神奇呢?


是呢




[end]

评论

热度(34)

  1. 翻白眼都不行别晓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并不想看到end。最近看看他们俩吃醋的样子,虽然不多,也还是希望不要彻底变成简单的兄弟之情啊